6a00d83451bcff69e201157121dac0970c-300wi.jpg

(圖片來源)

「只要留下來玩一盤賽尼特棋就好。」
「不。」
姊姊哀求。「一盤棋也不行?」
帳篷裡的朝臣們都轉過頭來注視著我。
我在娜芙蒂蒂的帳篷裡只多留了一盤棋的時間。姊姊贏了棋賽,並不是因為我讓她。
「妳應該使點力。」她抱怨,「每次都贏,一點都不好玩。」
「我有,」我冷冷地說。
她大笑,然後站起來,伸展她的背。「只有父親和我算得上是棋逢對手。」
──《娜芙蒂蒂》p.298

 

nEO_IMG_nEO_IMG_DSC_2614.jpg

當初大學時期會選擇念中文系(中國文學系)便是孩提時期相當喜歡閱讀、特別是國高中的學生時期也相當喜歡創作的緣故;當時也喜歡看許多中國跟台灣的新詩、散文,小說偏好西洋翻譯小說居多(個人不太喜歡日本文學,若不是太過純愛要不就是太過壓抑) 當然到了後期書櫃呈現一種收藏多過於實用的意味,實在太喜歡買下一些很經典的文學書籍,接著置之不理;反而老愛看的就是那幾本──真是糟糕的習慣。高中則是校外就有租書店,有時候內閱或是租借,也遇過從此喜歡上而買回家的......

 

nEO_IMG_nEO_IMG_DSC_2616.jpg

最近因為著迷上世界上已知最古老的桌遊《Senet/賽尼特棋》,所以挖出了這本外國翻譯小說;事實上早在我還沒有接觸到現在大家所說的「桌遊」之前,我就已經聽聞過《Senet/賽尼特棋》的大名了。而或許是因為經典電影《神鬼傳奇》的緣故,所以小時候就十分喜歡埃及的神秘文化吧?還記得這應該是我國高中時期在逛某個大賣場的圖書部門,被書名封面吸引而請家人買下的小說。(別說是桌遊了,我連書籍都十分在意主題跟美術XD) 總之,因為《Senet/賽尼特棋》讓我迫切地想要重新翻閱一次《Nefertiti/娜芙蒂蒂》,也激發起我一直很想介紹自己喜歡的書籍這件事。

 

而在提到這本小說之前,當然要先提到傳說中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The Great Royal Wife":娜芙蒂蒂。畢竟《娜芙蒂蒂》是本歷史性質的小說──作者本身是文學系出身,但對考古也多有研究──所以是站在歷史的立場去撰寫這本小說的故事,縱使故事的主角是公元前一千三百多年的人物,許多資料都只能從法老王墓穴(特別是與她的義子圖坦卡蒙的墓穴中)與一些壁畫能彰顯一些資訊而已。

「娜芙蒂蒂」──「美麗的人兒來了」

N.jpg

(圖片來源)

娜芙蒂蒂事實上在高中的歷史課本就有出現過,因為在她與她的丈夫阿肯那頓聯合當上法老統治埃及的時候,兩人最為知名的事蹟是「異教法老」,他們想要改變埃及的多神信仰,而讓埃及只信奉「阿頓神」──阿頓神是太陽的化身。而相信這對當時的埃及無疑是一件非常無法接受的事實,因為這樣改革只維持在他們統治埃及的時刻而已。

 

AP_091015086712-1200.jpg

(圖片來源)

但不能否認他們倆對埃及做出的最大貢獻是藝術方面,將埃及傳統的美術風格做出了區分,想要彰顯出自己和先人的不同,並重用藝術家圖特摩斯──現在最為可以猜測娜芙蒂蒂美貌的半身像,傳聞中就是由圖特摩斯所雕塑。就連為何半身像本身沒有左眼,也有許多不同說法的臆測。歷史就跟許多事情一樣,只要不能篤定,就會有很多流派產生。

 

把重心放回小說本身吧,雖說作者米雪兒‧莫倫自己坦言小說不是傳記,但她仍充實呈現許多部份、並且附加了自己的偏好融合了劇情,她的小說總會在後記敘述跟史實不同的地方、與她的臆測之處。我在搜尋資料的時候看到了小說中沒有收錄的訪談,若有讀過小說可以點此處閱讀。另外也有作者自己的官網《Nefertiti/娜芙蒂蒂》某方面可以說是她的初試啼聲之作,創作的產量也算相當豐富!

481446.jpg

(圖片來源)

個人非常喜歡這種插畫感的封面,娜芙蒂蒂相當經典的造型與其王冠。

51j9pemwWAL._SY344_BO1,204,203,200_.jpg

(圖片來源)

這看起來應該是美國出版時的官方封面,個人沒有很喜歡......

 

初次閱讀《Nefertiti/娜芙蒂蒂》時,讓我非常意外的是,故事裡使用第一人稱「我」的人並非故事主人翁娜芙蒂蒂,而是娜芙蒂蒂同父異母的妹妹穆特努瑪特。這種側寫的創作手法對於當時的我來說非常新穎,雖然後來我才發現這種創作方式屢見不顯──最經典的大概就是《大亨小傳》吧。當故事縈繞在「姊妹」身上,這也就是兩個女人之間的戰爭。雖然我是個獨生女,但就我所聽過的姊妹常常不是如卡通《冰雪奇緣》那樣的和樂融融,而是勾心鬥角且永無止盡地比較──比較父母的愛獲得的多寡、比較自己的伴侶的優劣、比較自己的孩子的美醜、比較彼此到底誰才比較成功──而在那麼遙遠的古代,十三四歲結婚生子並不意外,人能夠活到四五十歲已經是奇蹟,因此姊妹兩人內心的比較再怎麼沉重繁多,心底還是在乎著對方的。我很殘忍地想,或許這是作者對兩人的一種仁慈。

 

小說中將娜芙蒂蒂充分地刻劃成一個性格令人討厭可是又難以討厭的角色──畢竟你要如何拒絕一位絕世美人的要求呢?而越當一個女子令人厭惡、也凸顯了另一個女性角色,也就是妹妹的容忍與犧牲。書中的娜芙蒂蒂與其說她很有野心,不如說她是個也在努力尋求歷史定位的人,她想要被記住,現在有多少人又何嘗不是如此呢?書中一再一再地強調兩個的反差,將兩位姊妹作出了一個略顯平面(扁平人物)的比較,或許因為敘述者「我」而在閱讀時對娜芙蒂蒂感到厭惡,但多閱讀幾次,便覺得這只是生活方式的選擇,或許也就是所謂的「命運」吧。

 

另一個讓我覺得值得玩味的點是,世界上最有名的女人也都因為她們有了無與倫比的後輩──如英國女王伊莉莎白一世的母親和父親,一個是為了離婚換女人而特地創了英國國教派的亨利八世,一個是努力爬到女王之位最後卻仍遭砍頭下場的安‧寶琳;娜芙蒂蒂或許也是因為圖坦卡蒙,而能夠有名垂青史的可能?

 

當然,故事裡有濃厚的埃及風味,在閱讀時會讓人迫切想要知道關於古埃及神明、古埃及傳統、甚至是衣著與化妝等等的文化,個人認為作者十分擅長描繪出畫面,無論是娜芙蒂蒂的妝飾、或是築城時的畫面;特別是妹妹的長相,被說擁有翡翠般的綠色雙眼,就讓人有種難以自拔的想像──或許穆特努瑪特擁有的是和娜芙蒂蒂完全不一樣的美。

 

一直覺得很可惜的是,這本小說居然沒有人想要翻拍成電影嗎?同樣是歷史中經典的姊妹角色小說且已經被改編成電影的《美人心機》,原著小說個人就十分喜歡(請回顧本篇文章的第一張照片XD)但是電影我覺得就普普通通,單純是衝著兩位我很喜歡的演員娜塔莉波曼史嘉蕾喬韓森同台對戲,看兩大各具特色的美女就非常開心(?) 反而電影本身拍攝的細節沒有很好。(不是與小說比較,而是單就電影而言) 其中電影知名的slogan:「我們生來是姊妹,也是永遠的敵人。」相比之下與《Nefertiti/娜芙蒂蒂》十分相像,兩對姊妹彼此有著極大反差、也都以家族為重,或許古代的女人就是這樣吧,永遠被當成歷史中被操作的一枚棋子,為的是成為國王背後、那個真正能擁有影響力的人。小說《美人心機》厚度幾乎是《Nefertiti/娜芙蒂蒂》的1.5倍,可想而知所描繪的細節更為豐富,但兩者各具特色,皆十分值得一讀。

 

最後不得不提《Nefertiti/娜芙蒂蒂》也有一款同名桌遊(BGG),

pic319661_md.jpg

(圖片來源)

可見娜芙蒂蒂這位古代美人的魅力,不得不說這樣的美術我也非常喜歡啊!只可惜遲遲沒有收這款遊戲,默默地躺在待買清單的一處......

 

 

, , , , , , , , , , , ,
創作者介紹

凱特的貓

凱特的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