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jpg

很久沒有買書了,縱使我仍保持的三不五時就在誠品書局閒晃的習慣,縱使我仍有滿滿未讀的書藏匿在房內一角──甚至還殘酷地發霉了。最近總是傷神,這本書《極度疼痛》是在我陷入極度疼痛下所買下來的──正是因為書名讓我難以忘懷,所以我買下了它。

 

這不是甚麼了不起的讀書心得、不是甚麼大道理──而是當我已經遲遲不敢再說出真心話時,唯有一本書能讓我稍微窺探些罷了。還記得上個月的誠品──雖說是上個月但也只是幾天前的事,也許書店剛好當月主題是「大人/女孩」,所以這本書才得以被我發現......當時的我看到了一本很溫馨的很熱烈的繪本《我喜歡親你》,那讓我覺得我陷入了自殘性的閱讀──太溫暖了,太熱烈了,那些愛情、那些爭吵、那些親吻。

 

Douleur exquise 一個無法翻譯的法文詞彙。在醫學上,指局部劇烈疼痛。
在情感上,指失去一個人,或明知愛一個人而不可得,卻仍無法割捨,
無時無刻不渴望待在對方身旁的椎心之痛。

02.JPG

我恨精裝書,一本失戀之書,居然如此精美地包裝著,這豈不是對殘破的逝去的愛情最好的墳? 

03.JPG

其實我不知道這本書的作者是誰,我也不甚在乎......我只是看完了書封的介紹,我覺得我需要一本,能給我共鳴的主題罷了。 

04.jpg

這是一本很「隱私」的書,我其實沒有確切記得這本書的創作年代,

05.jpg

但我相信以當時來說,這可以說是很前衛的事吧──當現代人習慣了用各樣的方式洩漏自己的隱私,在相對保守的當代要如何用行為藝術的方式,將自己內心的傷口赤裸裸地攤開給大家細讀?

06.jpg

赤裸裸的紅色,傷口的顏色,流血的顏色,愛情的顏色。 

07.jpg

書背就是整本書的故事,整本書的核心。

08.jpg

其實我好好奇是怎樣的戀愛,可以在激烈的三個月後就痊癒?或更該說,怎樣的治療法,能如此快速地讓極度的疼痛痊癒? 

09.jpg

很美的精裝,很美的主題。
但是太美了,美到一翻頁銀色粉末就散落一地。
所以想一些開心的事情就會飛起來嗎? 

 

還記得當時入手此書的時候沒多發覺,直到要翻開頁數的時候才驚覺:書頁與書頁之間如此亮眼,是亮銀色。  

10.jpg

而這亮銀色一點也無法讓人快樂,閃亮到反光的銀色......黏著在書頁與書頁,黏著的好像心頭上去不了的疙瘩。某些頁數要小心翼翼地撕開兩者,而亮晃晃的粉末就隨處散落。 

 

書的前半段,是女主人翁在面臨分手前的旅行,倒數的一張又一張的照片。

她體驗旅行、她特地算命、她四處搭車、她甚至上過其他男人的床。 

 

從一張又一張的照片裡,從照片少許的註解裡,我們無從得知他們愛情的模樣,只知道當女主角歸鄉、在他們相約好的那天,男方失約,甚至用了很爛的理由。

 

女主角一再又一再地責怪自己,當然,對對方是有怨懟,但沒有忘記當時男方有警告過她:「妳離開我身邊太久,我是無法忍受的。」三個月,在這三個月中我們不知道他們是否有通信通話,說長嗎?不長;說短嗎?不短。三個月,將近一百天,可以讓人變心,可以讓人療傷......

女主角用了三個月,四處跟別人分享著她的愛情失敗,並也用這種方式交換悲慘的故事,收錄在此書的後半段──黑色的紙頁代表失敗的愛情,每日每日叨叨絮絮說著一樣的心碎,只有少許不同的差異,但是一樣的失戀。厭煩嗎?讀者許是看著厭煩,但是在女主角每日的叨絮裡,總是看得出每日每日,同樣的懊悔,同樣的......

 

而越末期,叨絮的字跡逐漸淡薄,也是女主角的「驅魔成功」,她成功地克服了她的極度疼痛。

但我不相信,我不願相信。

 

或許我也該每日拍一張照片,也許我也該把那些回憶組裝起來,也許我也該將兩人共有的一切棄掉。我變得好害怕睡覺。因為夢裡同時會出現著不堪的,一樣的我,一樣膽小,一樣糟糕的我;夢裡同時會出現美好的,當時的甜美,當時的快樂,當時的親吻──我覺得我好破碎,我知道我的卑微,我知道......我不是渴望愛情,我也不是渴望能回到當時,我渴望的是可以忘掉,可以當作不存在,可以當作沒發生過,可以讓我試著找回我自己。


我羨慕起這本書,乘載了怎樣的殘破愛情的怨念,而它得以出版,還有著不同國度的人讀它。

 

如果這是被狠狠拋下──重點不在於分手,而在被刻意地遺忘──反正我是屬於舊的回憶,那為何我不能把這些都忘記?我恨恨地希望你也可以用這種近乎怨念的方式想起我,因為你正是這樣對我的。當初答應我的一切,你都失約了......

, , , ,
創作者介紹

凱特的貓

凱特的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