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C_6699  

對我來說讀村上春樹是很艱困的過程,像我當年明明知道自己不喜歡村上,卻忍不住還是買了《沒有女人的男人們》,先從書名的篇章開始讀──這是個人的一個怪癖,卻對裡頭赤裸的性描寫,與其說是性描寫不如該說總是提起勃起、陰莖這種詞的重複性總讓我皺起眉頭,就這樣供著這本書。想著要二手賣掉前逼自己讀一次而已。其他的短篇我還比較喜歡一點。說是短篇小說集,我卻總覺得沒甚麼故事的推進,推進的永遠是無止盡的情感、情緒或是情慾,更該說是孤獨。每個人都是孤獨的。或許這也是當時老師在課堂裡說村上之所以不會得到諾貝爾文學獎的肯定,因為他是如此孤癖的一再一再描繪著人的內心的意識流,而少了普世情懷的溫柔。(這點莫言做到了吧,我猜測,因為我也沒有讀很多。)

 

「不過試著回顧自己二十幾歲時,能想得起來的,只有我是多麼孤單而孤獨的事而已。既沒有可以溫暖我的身體和心靈的戀人,也沒有可以掏心挖肺吐露心聲的朋友。每天既不知道該做甚麼才好,也沒有可以描繪未來的理想願景。大多只是深深關閉在自己的內心而已。也曾經整星期幾乎沒跟任何人說過一句話。這種生活繼續了一年左右。漫長的一年。雖然那個時期是否已成為嚴酷的冬天,在我這個人的內側留下珍貴的年輪,連我自己都不知道。」──〈Yesterday〉

 

補:我承認我年紀太小就讀村上春樹──或許這也是小時候愛閱讀造成的小缺憾,因為當時有甚麼書就讀──我國小時第一次看村上春樹的《尋羊冒險記》(我母親的藝術家朋友送給她的禮物)從此就不喜歡村上春樹......

 

「一個人聽音樂,在無言之間尋思著什麼,拿起玻璃杯喝著白蘭地。女人看來並不以沉默為苦的樣子。白蘭地是適合沉默的酒。可以安靜地搖一搖,看一看顏色,聞一聞氣味以消磨時間。」
──村上春樹〈木野〉

 

可能是因為《尋羊冒險記》 給我的印象太深,雖然我想不起來故事的內容了,但我總覺得那是超現實的畫面,永遠都有一對享受性的男女,永遠都有在尋找的狀態,永遠都不知道自己的重心的男主角為出發點。不知道是否是我的湊巧意外,總覺得村上春樹故事的主角都是迷茫的男子,把女性當成永遠的謎題,甚至是難搞的,罪惡的;女方總是外遇、總是充斥著秘密。

這是否也是一種男性本位主義?

 

其實某幾篇故事我還算是喜歡的,偏偏都在世界觀尚未明朗、故事的設定帶著懸疑,就戛然而止。留下的只有不甘心──不甘心故事這樣猝不及防的結束,不甘心想要知道更多的細節,卻是枉然。〈木野〉、〈戀愛的薩姆沙〉、〈雪哈拉沙德〉都給我這樣的感覺,覺得看完了還是不夠味兒,反而隱隱有點煩躁了起來。

 

我還記得高中時,當時《挪威的森林》改編成電影,班上女同學(讀的是女校,自然也只有女同學)幾乎人手一套《挪》,或是太宰治之類十足頹喪消極的日本名著。似乎這樣才是文青。其實真要想想,日本一些文學真的不建議太早讀,就跟中文系的老師不建議學生太年輕時讀莊子一樣,似乎這樣會讓消極爬滿全身,只要稍微解讀其中的含意──而解讀的方式自然每個人都是不同的。

我不是十足的村粉,我的說法帶著太多不客觀的存疑,這篇只是我不負責任的一項紀錄而已。

 

 

希望大家喜歡我胡言亂語的閱讀心得,我也希望我能多多閱讀,並且從中成長! 

 

文章除引用圖片外(有附上來源出處)全由凱特親筆撰寫與拍攝,版權為凱特的貓所有,請勿全文複製轉貼、轉貼並請附上原文網址

歡迎來粉絲專頁按讚追蹤,不定期有些活動企劃→凱特的貓 Kate's cat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凱特的貓

凱特的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