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7182 

j我要幸福!我要變得比所有人都幸福!只要是妨礙我的人,通通去死!

 

為什麼「絕望」會跑來?「絕望」是跟著甚麼跑來的?它的餌大概是「夢想」吧,也可能是「希望」。這樣的話,只要不懷著夢想和希望,一定也就不會有絕望了。不絕望,就不需要拯救。──p.23

 

親切是可以用錢買的,那麼愛呢?大概也買得到,尊敬也一樣。當然,有些人就算沒有錢,也能贏得親切、愛和尊敬。這種人有天生的資質和環境。可是甚麼長處都沒有的人要得到關心和親切......不能沒有錢。生來一無所有的人剩下的唯一手段,就是錢。──p.25

 

「萬一沒有值得交的朋友,那就獨來獨往吧。為了寂寞還是可憐之類的理由交朋友,也只會失敗而已。交錯朋友,就沒辦法抽身了。尤其是那種小圈圈,妳會一直、一直被拉到壞的那邊去。人際關係能幫妳,也能害妳。」──p.60

 

人生就像玫瑰色的糖果。以前有一首流行歌是這樣唱的。真的,人生就是玫瑰色的糖果。加了滿滿色素、甜蜜蜜的糖果,連舌頭都會變成玫瑰色的。可是,我知道那玫瑰色是有毒的顏色。所以要聰明地避開有毒的部分,或者把有毒的部分讓給別人,只享用可口的地方。──p.107

 

要小心男人,他們往往會擾亂女人的人生。戀愛這種東西,會暴露女人的本性啊。妳千萬要小心男人。妳媽媽一直在男人身上栽跟斗。──p.109

12ㄅ

就算發誓友情常在,只要走上不同的路,就結束了。說穿了,友情不過就是如此,一點都不可靠。──p.111

 

「要在短時間內舉出初次見面的人的長處時,經常無意識地會將自己所欠缺的,或是希望自己是那樣的部分,套在對方身上。因為要在那麼短的時間之內,把對方的優點列舉出來,是非常困難的。我們本來頭一個看到的,通常是缺點、短處──」──p.125

 

所謂友情,說穿了就是狗的排名,就是主從關係。有一方甘願屈就於從屬地位,這樣關係才能成立,而籐子自願屈居從屬地位。──p.136

 

「一個人有多少價值,要等死後才知道。而他的價值,就要看他留下了多少錢。只要買了保險,無論什麼樣的人,都可以用他的死換來一大筆錢。一個人的死明明就有這麼大的價值,沒做這個價值就死,就太傻了。......就算活著的時候一點價值都沒有,就算是米蟲,只要買了保險,保險公司就會理賠。在怎麼討人厭的人,死後也終於可以得到別人的感謝,所以每個人都應該買保險......」──p.204

 

「......妳果然就像妳媽媽。她也是這樣很慷慨,什麼都要送人。就算背債,也要送別人東西。她只能靠那麼做來彰顯自己。因為她對自己沒有自信,沒有依靠......她是個寂寞的人。」──p.256

 

01
在離家最近的連鎖咖啡廳,窩在自己最喜歡的,有插座又靠樑柱的角落。花兩個小時把很久以前朋友送的小說讀完,偶爾瞧一下鄰近的人。

例如晚餐時間進來一個穿著私立高中制服的女孩子,坐在我的左邊。非常白皙的臉點綴一些小雀斑,黑褐色的斜瀏海襯出小橢圓的臉,又尖的下巴──不是那種特別漂亮的女孩子,但青春就是她最俐落的美。藍色的格子裙跟白色襯衫。

她點了一杯飲品,過了好幾個小時只喝了一半;跟她攤在桌上的作業差不多──她划手機的時間比面對桌上的紙本來的多,眼角瞥見她messenger的介面上正好有愛心噴發。日誌本精巧又俐落地用螢光筆分割,不同顏色的水性筆把上頭給填滿。
 
 
02
學生時代的模樣已然離我很遠,我亦忍不住想到今天讀的小說裡的一段話:

「好了,忘了吧。......我以後也會越來越幸福,所以不要再提過去了!」
「可是過去不會消失的。」
「會消失。」
「不會消失的。就算忘了,事實是不會消失的。」
「會消失的,就是有消失的過去!」

我人生中最痛苦的學生時代就是高中,那時的我幾乎沒有朋友,格格不入感很深;除了國文,其他的科目都一塌糊塗,名次與成績是全校的倒數──老實說我後來能夠上淡江中文系,真的算是幸運的,我認為那就像是痛苦的國小到高中學生時代,給我的補償。

真要說有所謂的排擠嗎,其實更確切來說是沒有人特別想跟我做朋友,我也沒有特別想做朋友的人。那時的我有極大的孤獨感,但雖孤獨,但卻真的沒有想結交朋友的人。有過那麼一兩個,但久了疏離了,最終也沒什麼了。

也記得班級曾經是會有流動的,在有同學轉班過來,一個臉上有著紅色胎記的女孩,標準落單的那一種邊緣人,曾試著拉攏我,想貼近我。不是因為她臉上的胎記,而是她的氣場,跟那種不想落單的氛圍,我更不想當她的朋友。

當然,這些許也是不想承認自己也是邊緣人的一種證明吧。

老實說現在的我,想起當年的自己沒跟她成為朋友,一點都不意外,更不覺得有什麼可惜的地方──與其害怕落單而結交的朋友,孤孤單單地活在自己世界裡似乎更自在一些,少了拘束,更無須應付。
 
 
03
如果不是朋友送我《殺人鬼藤子的衝動》,我怕是人生中沒有機會讀到它。這會是我建議想讀小說、而且要能夠承受痛苦與鬱悶的人,才要去讀的書。故事架構其實很簡單:「痛苦的複製」。原生家庭的傷害,不會複製家庭的反彈的心理,終究複製的人生,這就是一個自小不被好好當人,好好當人之後終究變成鬼的,殺人鬼藤子的故事。

自藤子的學生時代我就有共鳴,學生時代總是會有「不想落單,不夠合群」,而昧著自己的本性做著唯唯諾諾的事情;因為我身處的小圈圈排擠某人,我也只能排擠某人,說某人的壞話,要不然我就會是下一個被排擠的那個人──「我是蠟娃娃,木屑娃娃」──為了融入這個世界,人有可能變成鬼,有可能本來就是鬼。

《殺人鬼藤子》故事非常抑鬱,採用大量的前後呼應、虛實交替,文字劇情總在心魔與生活兩相跳躍,到最後我其實都快分不清何者才是故事中的「現實」;文字的痛苦複製,狀況複製,不幸的家庭也複製,這真的是輪迴業障嗎?

整本書我看完內心有被撼動與不舒服,難受感是難免的,但不到很低氣壓──而這真的是一部很厲害的小說,無論是人稱的替換、語句疊加的筆法,還是劇情穿插;這本書點到很多議題,雖然沒有辦法全部延伸,但就是一定會有看到自己的某些地方。不過這本小說我應該不會再讀二次。

總之,推薦內心足夠強健的人可以讀它。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凱特的貓 的頭像
凱特的貓

凱特的貓

凱特的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